留仙洞国际竞赛

地点
深圳

团队
张之扬  许孔明  李贵荣  朱志彬  胡烈锋 

规模
超大 

状态
方案 

类型
城市设计  综合体 

时间
2013 

面积

合作单位
CCDI悉地国际
Only If ArchitectureCCDI

      构建现代社会的认识论核心价值基础是, 坚信高效合理的社会运行机制是人类持续文明的唯一保障。而确保整个机制的有效运行, 就必须预先将人作为生产力的单元放置进这个体系之中。因此,人的存在价值衡量标准也变得极端简单而功利。而人性中所有与体系功能无关,丰富而多样化的价值特征, 被完全忽视甚至视为对体系效率的负面因素存在。在这种价值体系下,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被系统所绑架。
     今天的社会, 我们正在经历着从现代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化, 依附于系统已经不再是个体的生存的唯一途径, 网络等技术手段使得个体的独立性再次获得伸张成为可能。这一转变从根本上正在动摇和颠覆现代社会运行逻辑的基础。人作为独立的个体, 自由的思想, 差异化的兴趣取向, 以及多样化的精神诉求, 这些在传统现代社会中被视为冗余赘物的特征正在转变成推动社会进步的最根本的源动力。

     而产业园这种具有浓郁现代思维逻辑代表性的组成模式,在信息时代的背景下,其未来生存的可能性将面临巨大挑战。摆在它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出路,一个就是像侏罗纪时代的恐龙一样,面对环境的变化只能选择被淘汰,无论外表看似多么强大;而另一种可能则是从其内部的机制乃至思维逻辑上顺时而转化。它需主动吸纳信息时代的精神内核,强调共融、分享、交流、自由。模糊边界,创造更多的灵活而非定义性空间。它不再是凌驾于个体之上的规则制定者,而必须变成最大限度为差异化的,自由的个体提供多样化服务的平台。

    在正在经历社会结构转型的中国城市,那些在成熟的社会体系中被管束的人类的多种冲动与欲望再次被释放成为可能,而这些欲望各自利益诉求在同一有限的都市空间里不期而遇,或相互冲撞,或相得益彰, 其最终以最大限度彰显各自诉求的空间策略无序并置。其结果常常呈现出一种难以预估却极端而震撼的 “城市图景”.

    有趣的是这种不加掩饰,可能无意识的将人类他者建造经验以跨时空,超现实态度进行挪用,拆解,嫁接,重构的实践又恰恰与最前卫,乃至离经叛道的当代艺术审美倾向不谋而合。
    这种独特的“城市图景”在当代中国城市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标配与象征, 它的客观存在与持续漫延已经证明了其合理性与正当性.这种内在冲突所呈现的形式张力以及其直接性,真实性,当代性如同任何最原始而浑然天成的自然造物一样散发出一种难以抵制的份量与魅力。

   当代都市人群几乎都具有两种矛盾而貌似不可调和的梦想。
    在物质和生存层面,他们需要无限接近市场、资源、机会,以便更容易加入规模化的协作式生产方式,以增加财富创造的可能。而在心理与精神上,则期望逃离拥挤喧嚣,接近阳光、空气、森林、自然。
    现代主义运动早已在逻辑层面上为调和这一矛盾提供了答案。以勒.柯布西耶提出的光明城市为范本,极端地展现了这一基于推理的空间逻辑:以最小的覆盖率,向空中延伸获取最大的容积率,将地表让给自然,而向上空逃离都市喧嚣。在满足经济性及技术可行性基础上,理论上这几乎是唯一的空间解决方案。之后,在这一现代主义理论的怂恿下,其泛滥的全球化的实践虽然被学界持续地病垢和批评,而似乎在全世界的多数大型城市,市场都不约而同地以最直接的方式复制与繁殖这一类型,他们显然无暇顾及学术的争论与理论的正当性问题,以实用主义的价值标准反复证明其合理性。有趣的是在中国房地产蓬勃发展的岁月里,这一逻辑以无以伦比的规模及速度被再次放大。如果建筑理论界选择持续回避正视其生命力的存在以及未来自我完善并升级的可能,理由何在?

上翻 下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