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报道

    张之杨局内设计首席建筑师/创建人

 

    对于这个奖,“公民建筑”这个大的主题,我是比较认同的,但同时也担心它会不会太小众。汉宝德提到,到底是“建筑传媒奖”还是“传媒建筑奖”,这两者的外延是不一样的,我也有同样的感触。比如说,关注汶川重建、台湾88地震重建,这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和整个建筑界的使命相比,如果讲到公民建筑,仅仅关注边远地区、弱势群体恐怕并不够,也很难持续。是不是说,住宅建筑师就不是好建筑师呢,为发展商服务的建筑师都没有公民意识呢?如果“精英们”总是陶醉在小众的价值观中,是否显得有些天真幼稚呢?在中国当下的土地政策之下,由发展商来主导建筑的格局是客观存在,而这种存在还将以忽视建筑师意志的状态继续存在下去。“建筑精英们”如果只是站在这种客观存在的对立面与之对峙或批判,完全拒绝去创造性地介入,那恐怕其结果将会是被这一客观存在永久地忽视与抛弃。同时这种存在将延其自身的轨迹在没有“建筑精英”干预的情形下愈演愈烈。那么“精英建筑师”的实际影响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颁奖礼的气氛感染之下,连我都几乎热血澎湃,恨不得明天奋不顾身地跑去做“无止桥”的义工了。可是这是现实吗?这是我们鼓励大多数年轻建筑师唯一崇高的方向吗?特别是在当今高速城市化的中国,难道我们应该再来一次青年建筑师“上山下乡”、“农村包围城市”的运动吗?给那些未来的建筑师们灌输这种理想至上、抛弃生存的基本需求去追求乌托邦式的价值观对他们身心健康是有害的。当代艺术与商业在中国都已经成功联盟,为什么建筑师一定要通过标榜与发展商或权利的对立才能证明自身的价值呢?在建筑圈子里有这么一种惯例,专业话语权似乎永远要与建造权分离。如果你要作品得奖或被发表,你就不能做住宅。住宅建筑师好像只是发展商的“小帮凶”,永远也别想拿奖。

 

    我们能不能搞一个奖,抛弃知识分子的陈词滥调,通过一些创新的规则设置,争取吸引到更多的发展商共同来关注甚至参与。用建筑师的知识和智慧加上媒体的传播与放大来扭转现今建筑设计界在中国造城运动中的被动角色,转而成为发展商大部队的“军师”与“高参”,影响他们开始有所创新而不是继续复制所谓的“经典户型”。一个建筑师面对发展商太弱小了,但是如果变成一个群体,有一个奥斯卡奖一样强大的舆论引导,也许可以一箭双雕?一方面提升建筑师的社会影响力,另一方面扭转发展商“唯利是图”的负面形象,共同构筑“和谐城市”。总之,建筑师和商业并不一定非得不共戴天,关键是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对待,这本身也是一种设计和创造。

 

    这是“让奖杯飞”的时代布景中的异数

上翻 下翻
关闭